那光年、蔓延指尖。

期待世界的色彩、奢望远离黑白。

光纪迷。



风碾散尘封已久的繁华,那片繁华名为光纪。

光纪里。

有着那片永远找寻不到尽头的蓝。
以及在那片永远的蓝上跳跃的光。
耳畔时不时浮现海鸥的呓语,伴着浪与岸接触的协奏。

湛蓝的天,光从云隙乍泄,
谱写着宁静的遐想。
鼓鼓的云朵以看不到的速度悄悄滑步,那是种从未相识的白。

浅灰色屋顶下,黑色的金属栏杆被烤的发热。
旁边白色的餐桌,摆放着怪异形状的透明玻璃杯。
气泡沿着杯壁缓缓向上爬,才漏出头就消失在空气里。

一阵热风袭来,使薄荷淡淡的味道弥漫开来。
那是属于光纪的味道。也是心的味道。

苍白的雾无力地渐渐将它层层包裹。小心翼翼。
光纪的味道慢慢地不见了,心的味道也随之消失。

繁华碾散一地,难以取舍。
那片繁华何处觅寻。也许,终究成迷。

淺 嗄 | 留言:1 | 引用:1 |
| 主页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