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光年、蔓延指尖。

期待世界的色彩、奢望远离黑白。

光纪迷。



风碾散尘封已久的繁华,那片繁华名为光纪。

光纪里。

有着那片永远找寻不到尽头的蓝。
以及在那片永远的蓝上跳跃的光。
耳畔时不时浮现海鸥的呓语,伴着浪与岸接触的协奏。

湛蓝的天,光从云隙乍泄,
谱写着宁静的遐想。
鼓鼓的云朵以看不到的速度悄悄滑步,那是种从未相识的白。

浅灰色屋顶下,黑色的金属栏杆被烤的发热。
旁边白色的餐桌,摆放着怪异形状的透明玻璃杯。
气泡沿着杯壁缓缓向上爬,才漏出头就消失在空气里。

一阵热风袭来,使薄荷淡淡的味道弥漫开来。
那是属于光纪的味道。也是心的味道。

苍白的雾无力地渐渐将它层层包裹。小心翼翼。
光纪的味道慢慢地不见了,心的味道也随之消失。

繁华碾散一地,难以取舍。
那片繁华何处觅寻。也许,终究成迷。

淺 嗄 | 留言:1 | 引用:1 |

可爱的小BAGA们。

01

我家狗刚刚被自己的喷嚏给吵醒了。
很KUSO吧。哈哈哈。被自己的喷嚏给吵醒。

02

今天看到很可爱的萨摩。白色的。尾巴很漂亮。
头型也很不错。眼睛很圆很大,很可爱。
而且居然肯让我摸。却躲开死党对它的轻抚。

看来我真是有狗缘。=V=

03

当初准备把第一只狗送时,从听到消息起自己就哭的要死。
每每想起,都不自觉地吸鼻子。

虽然那只狗不喜欢让我抱。却唯独肯让我帮他洗澡。

那么多年了,还是很难忘记。
它纤瘦许多的身影。肉垫不停地在并不平坦的地上踩着。
仅是以为害怕我们要再次将它丢弃的追逐。


第二只狗,也很难幸免于难。
成为了吵架过后,别人对我们的报复工具。

当它被人强行带走时。我曾尝试过把它的链子牢牢抓紧。
但最后我的手还是被迫松开了。

一路上追了很远。而它还傻傻地以为是要被带去玩呢。
真是傻瓜。笨蛋。白痴。蠢材。BAGA。


第三只,也就是现在,正在身旁熟睡的小笨蛋。
不知道它的结局又会如何。

仔细回想,它们的名字似乎都有共同的特征。
都有一个字是B开头。阿扁。贝贝。笨笨。

其实很瞎。

04

写到这里已经不自觉地,又在吸鼻子了。

05

我很喜欢狗。很可爱。也很忠诚。
不会离弃主人。似乎人更有可能抛弃他。
在不久的曾经,我曾说过。
我可能去杀人,也不可能杀狗。
或者两者都不可能。

06

不要随便吃狗肉。

因为。它们大多都是被抓的流浪狗。
无家可归。到处觅食。翻垃圾箱。翻腐烂败坏的残羹剩饭。
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。抵抗力也逐渐地跟着下降。

是的,最后他们通常都会得狂犬病。
听某人说,经常有吃过了病狗死的人。
这可能叫做因果循环善恶有报。

07

他们很可怜。

被自己养成依赖习惯的主人抛弃。
又被别人以自己最需求的东西蒙骗。
然后是被别人利用。最后还要被杀掉。

真的很可怜。

08

不过它们,依旧是可爱的小BAGA们。
夢 糜 | 留言:0 | 引用:1 |

生命真正意义上的结束。

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,
我们都曾以为生命即将结束。

呼吸逐渐困难的那一刻,
我们都曾以为生命即将结束。

意识慢慢模糊的那一刻,
我们都曾以为生命即将结束。

但意志力却让奇迹一幕幕地上演。
一次又一次地证明着他的强大。

这股力量完全丧失仅剩残存的那一刻,
我想,那便是生命真正意义上的结束。
夢 糜 | 留言:4 | 引用:0 |
| 主页 |